疫情檢驗城市治理能力:廣深做實社區防控 上海最強“城市大腦”-上古四大凶兽
  1. 首页
  2. 新闻动态
  3. 正文
编辑:疫情檢驗城市治理能力:廣深做實社區防控 上海最強“城市大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2月22日 10:43:04

疫情檢驗城市治理能力:廣深做實社區防控 上海最強“城市大腦”

原標題:疫情檢驗城市治理能力:廣深做實社區防控 上海最強“城市大腦”

與多地進入疫情防控、復工復產並重階段形成對比的是,哈爾濱於2月19日發佈公告,將道里區、道外區、南崗區、香坊區4個主城區作為一個整體,實施嚴格的交通管制,所有車輛、人員不得隨意出入。近一周內黑龍江省已連續處理多名區、縣級領導幹部。

面對上述情況,廣深又採取了哪些舉措?

歸根結底,城市“免疫力”比拼的是其治理機制的有效性。對疫情形勢估計不足、領導指揮不力、組織發動不夠、防控措施不實,終將轉為對城市“免疫系統”的打擊。

截至2月20日,廣州新冠肺炎疫情已連續三天零新增、零疑似,深圳已連續第二天零新增。兩座千萬級人口的超大城市取得這樣的防疫效果背後,是堅硬穩固的社區“防火牆”。

2020年初始,新冠肺炎洶涌來襲,如同按下快進鍵,迫使中國剛剛挺進“城市型社會”就迎來一場特殊的“突擊考試”。

“其實傳染病學的研究跟時空數據的分析有很大的關係。歷史上,像霍亂的傳播以及牙膏為什麼要加氟這些跟醫學相關的事情,都是通過研究時空關係得出來的。所以我們就想到利用這些時空數據幫助政府做分析。”京東數科智能城市事業部數據管理平臺部負責人鮑捷說。

在確診數量差別不大的前提下,疫情發生時響應最快的城市,也是在復工潮中打頭陣的城市。當少數城市還不得不“封城”、部分城市還處於嚴控返工的階段,珠三角、長三角的眾多城市已進入下一階段:防疫復工兩手抓,破除阻力,全力包車包機“搶人”開工。

  廣深築牢社區“防火牆”

具體應用方面,以“京東疫情防控技術支持體系”為例,這一體系以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為底座,協助政府搭建起“高危人群疫情態勢感知系統”。系統在保證數據安全的情況下,能夠協助政府開展高危人群分析及疑似人群排查工作。

以2018年外來人口比重(非戶籍人口占比)為例,深圳、廣州分別高達65.1%、37.8%,人口結構複雜、人口流動性高,排查人口動向的難度可想而知。

憑藉智慧城市應用,上海在此次疫情防疫中備受矚目。2月10日,上海市政府發佈《關於進一步加快智慧城市建設的若干意見》,提出到2022年將上海建設成為全球新型智慧城市的排頭兵。要統籌完善“城市大腦”構架,深化數據匯聚共享、強化系統集成公用,支持應用生態開放。

2020年初的這場疫情保衛戰,哪座城市呈現出最強“免疫力”?

近日,上海上線了“隨申碼”。“隨申碼”類似於電子出入證,是一種依托大數據的市民健康動態管理方式。“黑白碼”者為已解除醫學管理措施或未見異常人員,可通行無憂。獲得紅碼,意味著解除醫學管理措施、確診未出院、疑似未排除等人員。獲得黃碼,則表明來自重點地區。未來隨申碼還將作為上海的一個生活服務碼,陸續推出更多功能。

城市“免疫力”比拼治理機制

疫情檢驗城市治理能力:廣深做實社區防控 上海最強“城市大腦”

問題暴露的過程,也是補短板的過程。事實上,越來越多的城市正逐漸認識到,發展不能再唯GDP論,安全、衛生等城市治理要融入發展思路和城市日常管理之中。與此同時,社區的角色開始被重新定義、信息公開成為重要議題、智慧城市應用普及駛入快車道、更多的城市建立起了公共衛生中心……可以說,這場疫情“大考”堪稱城市治理能力全方位的綜合較量。

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、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陸銘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,社會組織的自發韌性不應該被忽視或壓制,其發育亦可彌補強政府治理模式的弊端。

為防範新冠病毒感染疫情的社區傳播,切實做到早發現、早隔離、早診斷、早治療,2月12日起,深圳各區(新區)均為所有居家隔離醫學觀察人員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核酸。如果初篩結果為陽性,患者將轉送至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救治,疾控部門也將調查其密切接觸者,並對疫點開展終末消毒。

陸銘也註意到上述現象。“當前的種種跡象表明,經濟的發展、社會的治理、政府的有效行動,需要三者互相配合。換言之,有效的治理機制,正是政府、市場、社會三股力量協同作戰。”

為此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全國35個直轄市、副省級城市、省會城市中,選取了截至2月20日24時累計確診人數最多的10個城市:武漢、重慶、廣州、深圳、北京、上海、長沙、南昌、合肥、哈爾濱。從社區治理、智慧城市等角度,分析上述城市防疫能力背後體現出的公共治理水平。

疫情以外,社區的功能與定位同樣值得每一座城市挖掘。

“在過去,城市治理能力的提升是個緩慢的過程。而這次疫情中涌現出一個非常好的抓手,就是信息化手段。”在胡剛看來,2003年的非典疫情意外催生了網購,這一次的疫情也將智慧城市治理迅速推入快車道發展。

春節後人口迴流進一步加劇了兩城的防控壓力。根據百度地圖遷徙大數據,2月20日,全國人口遷入量排名前三名分別為東莞、深圳、廣州。2月12-20日的9天時間內,廣深的人口遷入量始終穩居全國前三。

上海“城市大腦”精準防疫“智慧城市”如同城市的大腦,是城市防疫系統的重要軟實力。

基於智慧治理的新場景,信息技術企業也開始更多新探索。時空數據在這次疫情防控中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治理機制的有效性不僅體現在資源配置效率的提高,也體現在類似於疫情防控的公共衛生危機或社會危機的處理上。為什麼珠三角、長三角等經濟發達地區的治理手段更加有效?

“回顧本次疫情,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就在火車站旁邊,人口流量大、人員高度密集,病毒傳播速度快,危害極大。”華南城市研究會會長、暨南大學教授胡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,未來隨著人口加速向一二線城市集聚,中心城區人口密度也將越來越高,城市將迎來更嚴峻的安全挑戰。

與其他城市相比,廣州、深圳還存在大量的城中村。城中村外來人口多、人口密度極高、同時實施開放式管理,村民的安全防範意識也相對薄弱。可以說,城中村將廣深的社區防控難度提上了新高度,極其考驗城市韌性。

何為時空數據?據京東城市總裁鄭宇介紹,時空數據可以理解為人群的活動軌跡,即何時何人出現在何處。比如將範圍鎖定於武漢市,1月1日到1月24日之間有哪些人在武漢停留超過6個小時以上,目前來到北京的又是哪些人,這就是時空範圍的查詢技術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,春節後人口流入、人口密度、外來人口比重等多項指標都顯示,在本輪疫情中,珠三角“雙子星”廣州、深圳都承擔著巨大的防控壓力。

“強政府的行政管理體系,它的特點是自上而下,有統一的標準和行動模式。不過,對於一些帶有不確定性、個性化的情況,自上而下的模式往往容易產生一刀切做法,在應對個性化的特殊需求時存在缺陷,而這些缺陷可以在社會組織、社會治理方面得到填補。”陸銘說。

隨著節後迴流潮到來,上海快速上線“來滬人員健康動態觀察系統”,覆蓋機場、鐵路、公路、水路等入滬途徑,以信息化技術代替人工統計走訪,對來滬居民開展健康基本信息的採集。據瞭解,該系統在上海正式運行不足10天,註冊登記人員已累計超過291萬人。

以廣州為例。疫情期間,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曾多次走訪廣州多個城中村,村口均設有人員登記和體溫測量點,村中建築牆外貼有大量宣傳洗手、戴口罩的防疫知識和相關指引。廣州一城中村相關負責人曾告訴記者,該村已啟動無人機喊話,並用普通話、粵語輪番播報,確保宣傳到位無人員遺漏。